在星海中沉浮。

【安雷】Summer's Desire

*是个邻家男孩们的故事,大家也就1345吧

 

*9K+

 

*双向暗恋

 

*ooc是不可能没有的,不可能的。

 

 

准备好了就请————————

 

 

 

1

 

雷狮是在夏天刚开始的时候搬到安迷修隔壁的。

 在他还没来之前,安迷修只知道旁边的房子是一对夫妇的财产,只不过平时没人居住,只有保洁阿姨按时打扫卫生。

 当雷狮从车上下来,被管家带到邻居安迷修家里问好时,安迷修满脑子都是那双紫溜溜的大眼睛——面上看起来乖巧可爱,是个家教优良的好男孩。可那眼球一咕噜就暴露出了这小男孩的真实想法——他发自内心的不想呆在这。

 不想归不想,招呼还是要打的。最终在管家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神中,雷狮不情不愿的堆出一个笑,咧着嘴对面前看起来一脸傻样而且好欺负的大哥哥叫了声,安哥哥好。

 只可惜我们一脸傻样的傻蛋安迷修安哥哥并不知道面前这小孩的内心活动,看着这明显就是假笑的脸还自认为感觉良好,心里因为这声安哥哥乐开了花,还想雷狮弟弟这么听话应该好好带带他——即使他只比人家大了333天——殊不知这位好弟弟在内心早就把他贬到了地底。

 

 

2

 

雷狮刚来还没半个月就惹事儿了。

 

 彼时安迷修正抱着一袋子吃食不紧不慢地往家赶,突然就听见路边的小巷子里传出些不太和谐的声音。安迷修想也没想直接把一手的物资往地上一扔,想了想又从袋子里拽了两根法棒在手里攥着,径直冲进了那个不见天日的巷子里。

 他看见那个所谓的听话小孩气喘吁吁的倚着墙角,满脸都是污渍,穿着半截袖的胳膊上还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正慢慢往外渗着血,面前是几个同样挂了彩的小混混,个个呲牙咧嘴像是想吃了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还有几个倒在地上呻吟,一个叫的比一个惨。

 安迷修暗叫一声不好,想都没想就大喊了一声住手,惹得这群人纷纷往这边瞅。看见也是个毛孩子,为首的从鼻子里不屑的哼出一声,挥了挥手里的棒球棍示意他滚远点,然后回过头来继续对付这个不好惹的小猫咪。

 本来只是想收个保护费,哪知道能闹出这么大动静……还牺牲了这么多弟兄,不把这小屁孩打趴下,这颜面可真过不去!

 不过……

 混混头儿走到雷狮面前,捏起他的下巴调笑,说,这么白净的脸,不出去卖可真是可惜了。

 雷狮的瞳孔缩了一下,嘴唇咬得通红,举起拳头就想打,可这头头和那些杂鱼就是不一样,抬手就掣住了那只为非作歹的手,还顺便送了一记脱臼——这下呲牙咧嘴的轮到雷狮了。雷狮痛的一声闷呼,全身都脱了力,只有那一双眼睛还不屈不挠的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像头狮子一样透着凶光。

 混混头儿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小屁孩,刚想进行下一步动作就被身后的动静引去了注意,他刚想回头骂一句,让他们安静,别坏了自己的好事,却看见那个喊住手的小毛孩正面无表情的甩着面包上的灰,而地上又多了几个昏迷不醒的垃圾。安迷修一下子跳起来蹬上墙壁,借着一股冲劲儿朝他脑袋上给了他狠狠两棍。

 趁着混混头儿还在发蒙,安迷修又踩着他的脸来了一记空翻,稳稳地落在了雷狮面前,举起两根法棍警告他别再往前一步,否则要他好看。说这话时安迷修双眼里闪出几丝绿光,倒有几分像护崽的狼。

 被踩了脸的混混还不甘心,看了眼凶狠的狼崽子又只好作罢,拾起那根球棍怏怏的溜了。

 直到看不见那人的背影狼崽子才收起面上的凶光,重新整了一套邻家大哥哥的表情换上,转过身带着自认为温暖的笑容去看那受了伤的幼狮。

 幼狮则被那过分温暖的笑容搞得浑身发毛,犹豫再三还是不情不愿的搭上了那只朝他伸出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结果又摇摇晃晃地倒进了狼崽子的怀里。狼崽子叹了口气,只得一把把这只有点轻的过分的小狮子背起来,可惜的看了看两根不能再吃的法棍——也真是够硬,到现在都没断——转手就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

 等到走出这个巷子,安迷修不得又叹了口气,他先前扔在地上的一袋子吃食早就没了影,只好空着手走上了归路。

 

 

也不算空手,起码还捡着一个不听话的坏孩子。

 

 

回家路上安迷修问了一路雷狮为什么要和他们打起来,他知道这些人只会收点不义之财,但凭雷狮这么聪明的脑子也应该知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还不至于直接上去和人猛拼,最后还是落了一身伤,不管怎么说于情于理都不划算。

他问了一路雷狮就一声不吭沉默了一路,安迷修终于打算放弃撬开他的嘴的念头的时候雷狮突然嘀咕了一句,说安迷修你打架真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听了这话安迷修差点没把他再扔地上,敢情这小子还想再回去和那群社会危险分子打上一场,于是他又苦口婆心,真心实意的劝雷狮,我这一身本事都是用来做别的事的,从来没用来干过打架这档子事——今天算是特地为你破了例,以后不要再惹事了,不然你再怎么说,说出花来我也不会教你的……人有能力要做秩序的维持者,没能力就要做秩序的遵守者,不要总做些做不到的事,你会越跌越惨的。

雷狮明显不屑的切了一声,说什么秩序的维持者遵守者,我要做就要做秩序的破坏者,规则的毁灭者,才不要什么条条框框圈住我。安迷修一听这口气就懂了自己劝不动,干脆就当是小孩子生气了说些胡话,全当耳旁风听不见。过了半晌雷狮还是不甘心,又问,安迷修,你能不能教给我你那身本事,这次安迷修回答的到很干脆,就两个字不能,末了又怕了伤了这个弟弟的心,赶紧加上一句除非你不用它来打架。

雷狮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义正严辞道,不用它来打架不可能,不过——他又凑到安迷修耳边,小声说,作为交换,我叫你哥哥好不好啊?

雷狮十分满意的感觉安迷修僵了一下,更得寸进尺的捏着嗓子一遍遍的叫安哥哥安哥哥,愣是叫的自己嗓子发干也没听见他嘴里蹦出一个同意的词儿。真没劲儿。雷狮还是失了耐心,干脆放弃挣扎爬在安迷修肩膀上装死。

安迷修早就憋红了脸,从脖根一直红到了耳尖,刚刚他之所以一直装高冷不说话专心赶路,就怕自己一开口屈服在雷狮那一声声安哥哥里。这小子真会说。安迷修自己小声叨叨着,又掂了掂背上快睡着的小孩,加快了步伐,根本没注意雷狮刚刚“会说”的一番话里只有两个字眼。

 

 

3

 

雷狮来了一个半月,安迷修闹了脾气。

 

这话说得也不太对,毕竟不是雷狮让他生的气。硬要说的话,雷狮几乎天天在让他生气,这两个人都成了街坊们茶余饭后用来闲聊的话题——今天雷狮又会用什么来激怒那个脾气好的过分的安迷修,今天安迷修又会因为雷狮的小把戏吃多少亏……这些事真是百聊不腻。

 

况且,看见安迷修一身水的追雷狮也确实挺好笑的。

 

雷狮察觉到不对劲是在一天早上看到了安迷修萎靡不振的花。

 

这可真是奇怪,要知道安迷修的兴趣爱好就是侍弄些花花草草,每天清晨风里雨里安迷修在花圃等你——活像个早上会出门溜鸟的老年人。他看那些植物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每次都能把雷狮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安迷修甚至会给它们念文章!!!有一次雷狮撞见他正慷慨激昂的背着骑士宣言,直到三遍终了他才慢慢悠悠的拖长腔咳了一声——他也真是背不腻——吓得安迷修差点扔了手里的小铲子。回头看见是雷狮,安迷修还没等雷狮发声就清了清嗓子,红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在陶冶它们的情操,好让它们以后开花开的更盛;雷狮则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盯着他,说别瞎想了,我看你是在加速它们的死亡。安迷修气得不行,又顾忌这是在自家的花圃里,不好和雷狮动手,只能看着雷狮春风得意大摇大摆的走出去,叹口气拿起剪刀开始修剪枯枝败叶。

莫非安迷修改变主意转向别的爱好上去了? 

不太可能,安迷修一旦认定了什么东西,一百头老黄牛都拉不回来,叫他改变老年人的生活习惯——那还是算了吧。

再等等,可能他这次只是睡了个懒觉,也许到下午安迷修就出来了。

 

可是直到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雷狮也没有等到安迷修。

 

雷狮也不敲门也不废话,和家里的老管家打了声招呼说今晚有事晚点回来,就直接攀着墙就翻到了安迷修的家里,再顺着窗户爬进了安迷修的卧室,简直熟的像是在自己家。

一推开窗雷狮就看见床上一大团不明物体,还在一抽一抽的发着颤,他二话不说就把那东西掀了个底朝天——连带着里面的安迷修。

我们的老年人安迷修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带着一脸呆滞的眼神看着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雷狮,眼睛和鼻头还微微有些发红,刚想张嘴就被雷狮用食指噤了声。雷狮指了指大开的玻璃,又指了指安迷修的嘴巴,安迷修则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由着雷狮拽着他溜出了小镇。一路上安迷修都低着头不言不语,除了两个人略显杂乱的脚步声和夏天特有的交响曲,雷狮唯一能听见的就是安迷修有些压抑的抽泣声。

雷狮最讨厌的就是哭,因为他觉得哭就是鶸的表现,而一旦在他身边的人哭了,就证明这个人是个鶸——也就意味着他雷狮交了个鶸朋友——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所以他不仅禁止自己哭,也要禁止别人哭,看到有人哭先踩一脚再说,管你是不是鶸,如果不是就站起来反抗我啊!

但是雷狮这次既没有严令禁止安迷修闭上嘴,也没有踩他一脚让他安静,只是一言不发的拽着他往前走。


雷狮,雷狮,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走出小镇又过了一段时间,雷狮听见安迷修在后面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叫他,声音不大,刚好两个人都能听到。

 

到了。

 

雷狮松开手,安迷修这才注意到他把他带到了海边——一片他从来没见过的海边。

雷狮有些得意的看着安迷修张着嘴呆站着,又重新拉了他一把,把他推到最靠近海岸线的一块奇形怪状的礁石旁,自己手脚并用爬了上去。等到站稳后,他面向大海,做出了双手拢在嘴边作出喇叭的形状,大声的喊道——

 

安迷修————你这个弱鸡——————————

 

刚刚安迷修还看着雷狮灵活的身影发傻,这下直接被激的一哆嗦,飞快的爬上去把雷狮一把按在了礁石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问,雷狮,你再说一遍,谁是弱鸡?

 哈——?不就是某位自诩最后的骑士却一整天都没有出门躲在被窝里哭鼻子的安姓人士吗?

 你这恶党………我今天非得讨伐你不成!!!回应他的则是雷狮的一爪子。

 

结果当然是两败俱伤。


在大夏天里玩贴身搏击还是太消耗体力,再加上跑了不短的一段距离,两个男孩很快就气喘吁吁。雷狮坐在安迷修身上举着拳头,喘着粗气看见他眼里的那点平常打架的狠劲回来之后,往旁边一倒就躺在了安迷修旁边,嘟囔着说不打了,太热了。

安迷修侧头去看雷狮,他看见雷狮圆润的嘴唇,挺翘的鼻子,还有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长睫毛,像两把刷子一下一下的刷着他的心。

雷狮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也回过头来盯着他——简直要了命,那双摄人心魄的紫色双瞳就离他不到30厘米,只是轻轻一眨仿佛就能看见万千星光从里面争先恐后地宣泄而出;他的眼睛就像一颗爆炸的大质量超新星*1,把安迷修牢牢吸住,拉进名为雷狮的星海里。

 

……安迷修?你听没听见我说话?

 

啊,啊?你刚刚说什么了?

 

安迷修赶紧回神扭过头去,默默想自己竟然差点被雷狮的眼睛勾了魂去,真是太没定力了。

 

你看,这天上的星星好不好看。

 

安迷修顺着他的视线往上看,时值盛夏,夜空中星点万千,一颗颗拼成了夜空中的画,不过最亮眼的还是那颗永远不变的北极星。

 

……好看。安迷修喃喃道。但它们……

北极星会给人方向,也会给人勇气。得到了确定的答复之后,雷狮没理安迷修,自己接着往下说。这是我妈妈和我说过的。她还说,要是我想她了,晚上只要一抬头,她就在那颗最亮的星星上看着我。

 

安迷修,你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就来这块船石上,看看这颗北极星*2吧。

 

安迷修一下子明白了,他张着嘴,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本来就不擅长运动的大脑一下子接受的信息量过多,就连那句没说完的话也被他埋到了肚里去。

 

…………谢谢。

 

雷狮哼了一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向安迷修伸出手,对他说,安迷修,我们回去吧。

 

 

4

 

雷狮来了两个多月又离家出走了。

 

所谓离家出走在雷狮这儿或许并不恰当,每次安迷修叫在外面疯的太厉害的雷狮回家,他总是大声吆喝说我不回去那里根本不是我家,到头来引得路边行人纷纷侧目,以为安迷修是个人贩子,安迷修闹了个大红脸,只能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直接拽着这个小祖宗往回走,边走还要边哄着,一直到了隔壁房子大门口那位爷爷把他接进去,安迷修才能放下一口气。


唉,师傅,我觉得我白头发都快被雷狮愁出来了。


正在吃饭的女人听了这句话愣了一秒,然后就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安迷修干脆放下筷子,开始一件一件数落雷狮做的好事:拔了他快要开花的千日红,拽走了开得最好的向日葵,还把凤仙花的花圃搞得一团糟——明明都说了别碰我*3。这还不算完,他还总是打断我和那些小姐的谈话,故意要捣乱让我出丑——有一次他把一桶水直接浇到了我身上!!!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我坚持的信念不值一提,隔上三天五天就要和我打一场,硬要我把您教的功夫教给他……他还总是到处惹事,每次都是我给他收拾烂摊子!连个谢谢都没有,瞅我一眼就一溜烟跑没影……他就是仗着我不对小孩子下手才敢这么闹!!!师傅笑着给了安迷修脑瓜子一掌,说你这小子,到底是把那隔壁的雷狮当什么看啊?要说是作为邻居哥哥的责任心,这也有点过头了吧?据我所知,你好像还要帮他写暑假作业?安迷修被一连串的问句和那一巴掌噎得说不出话,只能拿起筷子大口吃饭,试图回避这些过于复杂的问题。女人若有所思的盯了他一会儿,说人家是你邻居不是儿子,更不是你小情人,你到底为什么对他这么上心啊?安迷修被最后一句的最后一个名词呛了一大口汤,咳嗦的满脸通红,师傅看他这样干脆不管他,自顾自的继续吃饭了。

第二天安迷修觉得镇上格外安静,耳边少了不少吵闹声。这样挺好,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夜深人静隔壁的管家爷爷敲起了安迷修家的门,过来问雷狮在不在,他才注意到少了雷狮。这孩子,平时虽然闹,但也没有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晚上不回来的时候……我记得他和小安玩的挺好的,就过来问问是不是在你家;要是不在就算了,我再出去找找吧。还没听完管家的话,安迷修就已经抓起衣服冲出了家门。

雷狮!雷狮!!虽然是夏天,夜晚的温度也并不令人好受,更别提还有潮湿的空气打在身上,他的衣服很快变得湿乎乎的。安迷修迈开两腿发疯一般的在镇上的小路上跑,跑遍了雷狮平日里所有可能会去的地方,花圃,小河,街头的小巷……可愣是连个影子都没找着。

安迷修实在跑不动了,俯下身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绞尽脑汁的思考他到底会去哪里。夏天都快结束了,雷狮就不能安安稳稳的过完这最后几天吗!安迷修咬牙切齿的想,等把这不听话的小孩抓住,他一定要好好说他一顿,作为惩罚叫他乖乖待在家里,直到把那些本该他写完的暑假作业做完!

他抬头看向星空,想起雷狮曾经说过,北极星会给人方向,也会给人勇气。

星空……方向……雷狮!!!

 

安迷修是在离小镇有一段距离的那片海滨上找到雷狮的。

 

安迷修突然想到了之前雷狮带他去的地方,骑上车子一路飞驰,终于在那块船石上发现了雷狮。

至于为什么叫船石,安迷修曾经问过这个问题。彼时雷狮正在翻安迷修家里的书柜,他回过头白了他一眼,说安迷修你是不是真的老眼昏花,难道你不觉得那块石头就像一艘正在航行的船吗?说完这句话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本有些破旧的航海指南。他对着安迷修挥了挥手里的书,告诉他,自己想去做个海盗。

雷狮回头看到了安迷修,拍拍身边的空地让他坐在自己旁边,安迷修则被这突如其来的示好吓了一跳——要知道,自从雷狮来后一个星期,他们两个的相处就在无穷无尽的斗嘴中度过,和平相处的时间简直少之又少,像这样的时候还是真是屈指可数。安迷修想了想,还是爬上船石,坐在了这个夜不归宿的坏小孩旁边。

雷狮用余光瞟到安迷修爬上来,继续保持着仰望星空的姿势,问他,安迷修,你看这天上的星星好不好看。


好看。安迷修真诚的说,但是它们都没你的眼睛好看。

 

后面这句他没说出口。

 雷狮听了这两个字突然就乐了,他先是捂着嘴哧哧的笑,后来干脆往后一倒,躺在船石上不顾形象的放声大笑,闹的这海滨上除了海浪的声音就是他一个人的笑声。

安迷修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笑。过了一会儿雷狮不笑了,又学着平常的安迷修叹了口气,说安迷修,你不要总是叹气,这样你就像个老头子,比那我那房子里的管家还要老——我可不想看你老,老了就只能颤颤巍巍的用拐杖站着,去哪都得要人陪,一点都不自在;我想看你一直这么傻乎乎的,这样我好欺负你,当然,只有我能欺负你。还有,不要再种那些土不啦叽的花了,你要想讨那些小姑娘欢心的话,应该种点玫瑰;除此之外我比较喜欢夜来香、鹤望兰,雏菊也不错……以及野蔷薇*4。还有啊————

 雷狮,你到底怎么了?安迷修打断了他的话——那些话让他感觉心里怪怪的。见雷狮没动静,安迷修又自顾自的继续说,你要是想看星星应该先跟管家先生说一句,这样免得他担心你。就像你说的,他也是个老爷爷了,心脏受不起刺激;至于那些小姐,我想我自有一套方法能得到她们的芳心……还有我种的花,你就算不喜欢也不应该拔,要知道每一棵植物的生长都是很不容易的,退一步说,采取你的建议,我可以在别处另种一片,这样的话上面两件事就可以一起解决了……

 

如果你要再种一片,那还是别了吧。

 

安迷修有点生气,要我换些花种的是你,要我不要种的也是你,你到底要干嘛啊?


我要你单独给我种,种在一个只为我准备的地方。雷狮轻轻说。

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5


 安迷修愣住了。


 他从来没在雷狮身上见到过这种情绪。

雷狮这个人,带着一股孩子劲儿张牙舞爪的闯入了自己的世界,想要的就要,得不到的就抢,就连安迷修的关注也是。他看别处,雷狮就做尽坏事让他再看向自己;他要帮助,雷狮就敞开自己几乎不为任何人开放的心扉容纳他一个人,到头来做了这么多事就只想让安迷修的目光停留在他自己身上……

 

 

是这样吗?

 

 

不,不应该。这应该只是些小孩子的玩笑话,不能当真的——况且这是那个雷狮,随性妄为的雷狮,谁知道他做的那些是不是只是为了好玩呢?所以说还是算了吧,权当自己做了场梦,梦里的雷狮才可能——

算了,梦里的雷狮也不太可能。

安迷修看见一旁雷狮眼里期待的光点亮了又灭,没忍住又叹了口气,恢复了平常的语气叫他,我们还是回去吧,雷——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发出来,他就说不下去了。

 安迷修看见雷狮的脸开始无数倍的放大,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直到感到嘴唇上传来有些温热的触感,

 

 

 

雷狮吻了他。

 

 

 

这或许不能算一个吻,只能算一种触碰,像是对待晴空中七彩斑斓的泡泡那样,对待易碎品般,小心翼翼的触碰。


就像是在触碰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但这种触感只有一瞬,安迷修很快就感觉到雷狮离开了他的唇,睁开眼他看见雷狮重新躺了下去。

 

安迷修,我们回去吧。他说,

 夏天结束了。

 

 

5

 

雷狮在夏天结束时走了。

 

他又重新坐上了那辆来时的车,在管家爷爷的陪伴下离开了。

 作为离别礼物,雷狮给了安迷修一个空瓶子,估计以前是用来装泡泡水的——这是安迷修通过它的外包装得出的结论;作为回礼,安迷修给了雷狮一个小马挂坠。但临走时雷狮带走了安迷修的那本航海指南,这是安迷修在很久之后收拾房间才发现的。

 这样很好,不会再有人来破坏他的花圃,也不会有人在他和美丽的小姐们聊天的时候随意打岔了。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安迷修边收拾书包边想。

 他抬头向外望去,一眼望见的是天上闪闪发亮的北斗星。

 他又走到窗前向下看,看到了自己新种的雏菊和其他一些别的花。

  安迷修愣了一会,又开始继续准备上学要带的东西。

 窗台边上有一个绘着波涛纹样的花盆和一瓶被灌满的泡泡水,花盆里充满了松软的土。

 

那是安迷修前不久放在那儿的。

 

 

那里面有一颗鹤望兰*6的种子。

 



夏天结束了。

 

 


FIN……(?)

==================分界线====================

 

 

 

6

 

安迷修正在后台一一安放怀里乱七八糟的物品——美丽的小姐的请求果然还是难以抵抗。

 

今天是大一新生欢迎典礼,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兼学生会会长,安迷修不负众望的担当了在全校师生面前演讲的重任,并在典礼结束后被凯莉叫去当自己的舞台助手——说白了就是苦力。结果把装饰物一五一十的拆下来后凯莉看了一眼手表,惊呼道自己的party快赶不上了,向安迷修说了声拜托啦就踩着高跟走出了杂物间,徒留安迷修一人落寞无助。

 

起码他还有一堆的杂物陪他。

 

安迷修叹了口气,认命的继续收拾,脑袋里却忍不住想到了那个几年前那个有着紫色眼睛随心所欲的男孩——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年也应该上大学了。

等到全部清理完毕,安迷修拿好书包揉着酸痛的肩膀快步走向自习室;时间用的有点多,如果再不快点可能就会耽误夜自习了……他低头开始思索今晚的学习任务,直到不小心撞上了什么东西。

很显然那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

 那人微微痛呼了一声,怀中抱着的书本洒了一地。安迷修赶紧道歉,蹲下身去帮对方一一捡起,直到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安迷修错愕的抬起头——刚刚太突然,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容貌——

 

 

结果一双把星星都揉碎了的紫色眼眸撞进了他的心里。

 

 

雷狮眯着一只眼睛,慢悠悠的捡起了地上有些褪色的木雕小马,朝安迷修脸前晃了晃,带着几丝笑意开口,

 

 学长,我是今年的新生,从自习室出来拿了点东西,刚好想再回去上自习;我看你背着书包,估计也是要去那儿吧?

 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吧。

 

安迷修心想你放屁,你根本不是想去自习室——它明明就在你身后。

 

但他还是说,好啊。

 

 

 

我们回去吧。

 

 

 

我们一起回去。

 

 

 

FIN.

*1:大质量超新星爆炸时极有可能产生黑洞。

*2:北极星象征着坚定,执着和永远的守护。

*3:凤仙花花语为“别碰我”。

*4:可以去查一查这些花的花语……也许你会知道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5:“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三毛

*6:鹤望兰花语为“自由”

 

 

 

后记:

Summer's Desire,中文可以翻译成泡沫之夏……和那个电视剧没有任何关系!!!只是重名了而已!!!

这个翻译真的蛮有趣的,夏天的欲望,于安迷修来说是一种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的保护欲,于雷狮来说则是一种独占欲,就像最后安哥的心理活动一样,想独占他的视线,不管是什么感情的视线。

泡沫之夏,这个名字真的想了蛮久的,泡泡就是美好的东西,七彩斑斓,折射阳光,美好又不堪一击,还是挺悲哀的吧。

对于雷狮来说这就是个泡沫之夏,认识一个不一样的人,开始一段完全不一样的生活,陷入一场不由自主的恋情,最后在那块礁石上亲自戳破这个美丽的泡泡,看着它破碎,融入空气。

其实就像我预警里提的,是双向暗恋,看起来狮的箭头好像要粗一点……但是安迷修固执的认为这只是一种,亲情?只是出于一种责任感,只是因为我是他邻居,还比他大,我有义务管住他,照顾他,执拗的把自己困在责任的房间里,殊不知外面已经密密麻麻贴满了喜欢的标签。

雷狮就相当直球啦,他对安迷修说的那一些,就是在不直说喜欢地说我喜欢你,就想看看安迷修对他到底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对这一段关系定的位——因为再不说可能就没机会啦!还不如直接说明白,是也好不是也好,给自己内心一个答复吧。

当然最后双方就都明白啦。

其实吧,夏天结束了,这句话有点暗示,就像月色真美一样,它也有点自己的代表意味。硬要说这一篇之所以诞生就是因为看到了这条微博→→→这个明明一开始只想写个小小的,安哥帅气揍人的场面爽一爽,谁知道怎么写了这么多啊?!!!

其实一开始构想的到5就已经结束了……6的话……实在是心里难受于是又补了一段……!!!

当然只看到5,就这么结束了,又是一篇新的故事了。

全文加上后记差不多9000字,从构思到完成也了好长时间…………

起码我没有鸽!!!我还以为我会鸽呢!!!!

第一次写他们两个,完完全全是一篇不成熟的作品……有很多东西没写明白例如安哥到底为什么闹脾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两个都懂就可以了,也是为数不多的写文经历之一………我还是蛮喜欢这篇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废话这么多真的是不好意思!!!!给你一个大啾咪!!!!!



我想要评论唔啊——————错误也好自己的理解也好可以的话请告诉我吧!!!!!!!!!!!!!!!!!!!

评论(14)
热度(78)

© 叁思睡 | Powered by LOFTER